4月8日,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上將在八一大樓與來訪的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共同舉行新聞媒體見面會圖/IC
  法制晚報訊(首席記者 郭媛丹 實習生 王晶)今天上午,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到位於昌平的士官學院進行參觀訪問,這是中國軍方特別為曾經也是士官的哈格爾所做的安排,哈格爾對中國軍方的精心準備表示感謝。
  一方面,中國對哈格爾此次訪華所提要求盡可能地展示誠意和彰顯大國自信;另一方面,對於哈格爾此前在日本發表言論也直接表示了不滿。更是在中外媒體面前對於美國亞太地區的兩個盟友日本和菲律賓的挑釁行為不留餘地地進行了批評。
  軍事專家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哈格爾在日本發表的言論碰觸了我們的紅線,中國領導人表達關切是正常的,這也是雙方進行溝通和交流的方式,可以更好地瞭解彼此想法。
  中國防長向美國防長當眾表不滿
  昨天中午將近12點半,中美防長媒體見面會拉開帷幕,持續了將近1個小時。
  全場只有4個提問機會,雖然中方和美方媒體記者是分區而坐,儘管雙方媒體關心的重點不同,甚至問題背後都隱藏了分歧,但是“共識”“合作”“對話”“開誠佈公”這些詞彙貫穿媒體見面會始終。
  甚至面對記者的尖銳問題,作為兩國防務部門的最高首腦,常萬全和哈格爾在回答問題時都表現得謙遜和包容。哈格爾說,美國支持一個和平、負責任、強大的中國的崛起。常萬全說,太平洋足夠大,完全能容納下中美髮展,容納下所有亞洲國家。
  這的確是一種明顯的信號,中美兩國軍事關係處於積極發展勢頭。然而,中美雙方共同宣佈達成的7點共識並沒有引來媒體的關註,4個問題全部是與分歧相關,中日中菲形勢,網絡安全問題,美國亞太再平衡帶給中國的影響以及對台軍售。
  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小卓接受法晚記者採訪時表示,兩國的分歧點很多,所以才要著力對分歧進行管控,減少衝突對抗。中美雙方也希望在意見一致的領域繼續加強合作,存在分歧的領域就分歧進行討論。
  巧合的是,就在昨天中午的媒體見面會上,中美兩國媒體親眼見證了就分歧進行的討論,說實話,前景並不樂觀。
  不知道是不是哈格爾的美國同事忽略了他正在北京訪問並接受了中方隆重的安排。就在常萬全和哈格爾進行會晤的同時,美國眾議院通過了“2014年確認臺灣關係法與軍艦移轉法案”,這表示美國將繼續向臺灣出售武器。
  美國對台軍售、美軍機軍艦抵近中國東海南海偵察、美國國內法限制兩軍未來發展是中美交往三大障礙。
  對台軍售則涉及我國的核心利益。因此,除了在會談時向哈格爾表示了中方立場,在媒體見面會上,常萬全再次表態:“中方對美國會眾議院此舉表示堅決不滿和強烈反對。美售台武器嚴重違反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我們敦促美國國會停止售台議案,阻止國會通過該議案,避免中美關係干擾兩岸和平發展。”
  哈格爾的手勢動作很豐富,收穫了一片閃光燈,但他要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句:“有關對台軍售從1979年以來就沒有發生過變化。這都是前後一致的。”
  中國軍事專家說,三大障礙責任都在美方。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小卓接受法晚採訪時表示, 三大障礙的存在是兩國軍事關係重要引爆點,兩軍關係中斷很多次都是由三大障礙引起。“不能清除,應該儘量減少。”趙小卓說。
  中國解放軍維護領土戰之必勝
  就像哈格爾說的,中美關係是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兩個大國之間有彼此尊重的前提和願景。但在彼此雙方的核心利益面前,語氣可以再平緩,利益卻是一絲一毫都不能被侵犯。
  即便面對的是哈格爾,即便日本和菲律賓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常萬全對這兩個國家在發表言論時卻沒有留任何餘地。
  常萬全說:“日本安倍政權上臺以來採取了一系列的錯誤言行導致了中日關係陷入了嚴重的困難,也對地區和平與安寧帶來了嚴重的影響。”
  對於菲律賓的行徑,常萬全評價說,菲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一再違背之前所作的承諾,並假借國際法名義,就南海爭奪挑起國際仲裁。“菲方打錯了算盤,中國已多次表明不接受、不參與菲方就中菲南海爭端提起的國際仲裁。”
  中國一向尊崇先禮後兵。對於島礁主權爭議和海域劃界問題,中國希望與有關當事國通過談判協商妥善解決。
  在回答美方記者中方是否會主動嚮日本動武的問題時,常萬全說:“中國一直在剋制,中國第一不惹事,第二不怕事。”
  但他也表示,“領土主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在領土問題上我們不會妥協、不會退讓、不會交易,更不允許受到一絲一毫的侵犯。中國軍隊肩負著時刻做好應對各種威脅的準備,只要黨和人民需要就能招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我和哈格爾部長都是上過戰場的人,深知戰爭的危害。”常萬全說作為兩國防務部門的領導人,希望雙方能在不衝突不對抗上有所作為。
  也許因為哈格爾在談話中提及雙方目前正在建立一種伙伴關係,所以對於美方在中日關係中的角色,常萬全婉轉地表示:“當前中日關係出現嚴重困難,責任完全在日方。我們希望美方對日方的所作所為有所拘束,不要聽之任之,姑息養姦。”
  軍委副主席三駁哈格爾
  昨天下午,軍委副主席範長龍與哈格爾的會晤中,範長龍當著記者的面說,中國人民包括他自己都不滿哈格爾在東盟防長會議以及在日本訪問期間發表的言論。
  範長龍說:“在釣魚島問題上,美國一再表示不選邊站隊,令人費解的是,部長先生卻公開表示歡迎日解禁集體自衛權,為日本撐腰打氣。在南海問題上,中國對南海的主權主張是一貫的、有歷史依據的,菲律賓侵占中國南海島礁,部長先生卻袒護菲律賓,指責中國。在當前海峽兩岸局勢呈現和平發展的良好勢頭下,美國會眾議院卻通過涉台議案,攪動臺海局勢,這是完全錯誤的。”
  對此,哈格爾感謝範長龍的直言和坦率。
  此前,哈格爾在媒體見面會上說,“在我們有分歧的領域,通過開誠佈公和溝通的做法,來管控我們之間的分歧。”
  他說:“我本人也沒有為日、菲撐腰打氣,而是希望各方通過合作,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 對於涉台議案,哈格爾說:“美國政府自1979年以來一直奉行一個中國政策,支持臺灣與中國大陸的和平統一。美國國會某個委員會的議案並不能代表政府的政策。”
  4月6日,哈格爾在訪日期間稱,釣魚島處於日本“實際控制”之下,屬於《日美安全保障條約》適用範圍。哈格爾還有針對性地說,希望中國“別像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那樣”對待與周邊小國的領土之爭。
  趙小卓表示:“哈格爾的講話踩了中國的紅線,針對性太強,在當前中日關係緊繃的時候會加劇地區不穩定因素。一直以來美國把中國視為潛在對手,但在出訪前一般會營造氣氛,不會在出訪前一天把硬話端出來。”
  對於日本和菲律賓,哈格爾也沒有掩藏偏袒之意。在媒體見面會上,對於在東海以及南中國海的地區爭端,哈格爾一方面說美方不持立場,一面說日本和菲律賓作為美國的長期盟國,美國和兩國之間簽署的條約,美方全面履行這些條約帶來的義務。哈格爾還再度表示,支持日本修改憲法。
  “在這個問題上,中美是截然對立的態度。日本往右走的勢頭對地區安全和中國安全有極大的負面效應。”趙小卓說。
  面對這種情形,即便是要以禮待客,作為主人的中國人也必須進行澄清和質問。趙小卓說:“中國領導人的表述屬於正常,坦誠直率地講出來,也是一種溝通。而且這種表達方式也表示軍委領導關註到了民間的聲音,也是對國內民眾的回應。”
  參訪學院傳遞政策主張
  當然,哈格爾來中國不僅僅在於聽,他希望盡可能多地瞭解中國軍人的想法,同時表達傳遞自己的政策主張。
  今天上午,哈格爾到位於昌平的士官學院進行參觀訪問,並且和學員共進午餐。這也是哈格爾此行中第三次和中國官兵親密接觸。
  頭一次是在中國首艘航母遼寧艦上,在昨天舉行的媒體見面會上,哈格爾特別聲明說,親自和遼寧艦官兵進行了接觸。昨天下午,哈格爾到國防大學進行了演講,並和學員代表進行了互動。
  哈格爾認為和中國軍隊進行各層次的交流非常關鍵,他說:“這對彼此瞭解和彼此尊重非常重要。”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十餘年間,美國國防部長陸續走進了中央黨校、軍事科學院、解放軍裝甲兵工程學院以及此次哈格爾參訪的國防部大學和士官學院。美方認為這樣的安排可以讓國防部長與中國軍人直接接觸,更加全面瞭解中國軍人。
  趙小卓分析,防務部門官員到一個院校做演講很普遍,主動性更強,可以自由地強調自我政策主張。
  “和領導人談話,政策性比較強,一般都很謹慎,放不開。到學院演講彈性比較大,能傳遞一些在正式場合不好講的觀點。在演講結束後,演講者也可以和當地研究人員有一個更深層的交流、互動。”趙小卓說。
  這對哈格爾而言的確是一個深入瞭解中國的機會。哈格爾說自己在1984年1月份第一次來中國,其後又有多次來訪,但顯然對於中國文化他並不理解。中國軍方為他此行做了突破常規的安排,並不是一個謝謝就足夠的。雖然雙方政府立場不同,但無論在日本還是在東盟防長論壇上哈格爾的發言,都該把中國政府展示的誠意考慮在內,這樣軍事互信也會有人情味一些。
  明天哈格爾將離開北京赴此次亞洲之行最後一站蒙古訪問,不知道訪華行程會不會帶給他一些反思使得他做出一些改變,還是繼續發表讓中國人民不滿意的言論。
  本版文/首席記者 郭媛丹
  實習生 王晶  (原標題:我軍領導人三駁哈格爾 軍委副主席會見美防長 就日解禁集體自衛權、中菲南海爭端、對台軍售 對美方立場表達不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f62rfvqad 的頭像
rf62rfvqad

台北微風當舖

rf62rfvq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