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親美入亞」外交新戰略 漸趨明顯(蔡東杰)   表面上,前述一連串的糾葛似乎互不相關,但從近年來中共推動「周邊睦鄰外交」的努力來看,便可發現其不尋常處;為了替持續經濟發展鋪下基石,中共一方面不 惜犧牲部份利益,換取與俄羅斯及印度協商邊界爭議的機會,同時亦透過上海合作組織聯繫中亞,藉由與東協間簽署自貿協定來穩定雙邊關係,並利用六方會談來介 入朝鮮半島情勢,顯而易見地,唯一透露出負面訊息的就只有對日外交部份。 震盪中漸見穩定的日「中」關係   儘管如此,在前首相小泉純一 訂做禮服郎於二○○六年下台後,日「中」關係也呈現出峰迴路轉的契機。在安倍晉三、福田康夫與麻生太郎接連組閣後,一方面日本政局愈趨 動盪,結果迫使「內憂」的日本只得前往中共大陸進行「融冰」及「破冰」之旅,無形中讓雙邊關係因此和緩不少。至於民主黨在二○○九年選舉中大勝,再加上素 有「親中」姿態的鳩山由紀夫上台,一般認為,日本可能由原本的「反中」朝另一極端「親中」方向擺盪。事實證明,不僅新內閣的「友愛外交」和「東亞共同 長灘島體」 理念得到中共政府支持,鳩山本人也選擇大陸作為上任後首度出訪對象,至於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與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的密集互訪,更在同年底掀起一波外交 高潮。   小澤一郎訪「中」的象徵性與意涵   在二○○九年十二月率團訪「中」的日本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儘管爭議與糾紛不斷,無疑仍是日本政壇的「天王級」人物。早在一九六九年,小澤便在自民黨田 中派支持下,以二十七歲之齡當選眾議員而踏入政壇,並於一九八九年出任該黨幹事長;一度 小型辦公室有機會問鼎黨魁的他,卻於一九九三年支持並通過社會黨所提倒閣案, 隨即脫黨組建「新生黨」,接著在一九九四年擁立海部俊樹成立另一個新黨「新進黨」後,隨即於一九九八年脫離成立「自由黨」,最後於二○○三年與鳩山由紀夫 率領的民主黨合併,並於二○○六年出任該黨黨魁,不過在二○○九年因助理違法收受巨額獻金而被迫辭職。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述顯赫的政治背景下,小澤一郎也是日本政壇中「親中派」的急先鋒(其政治導師為一九七二年推動「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澎湖民宿苳尹內a首相,因此 可說其來有自);在一九八六年擔任自民黨幹事長期間,親自制定了目的在推動日「中」民間交流的「長城計畫」,先後十六次率團訪問中共。在前一次訪「中」期 間(二○○七年),更大力提倡建立日「中」夥伴關係,且嚴詞抨擊小泉對美的「一邊倒」外交。   在此次訪問期間,儘管暫時以「交流磋商機構」名義,取代長期使用的「長城計畫」(目的是避免過於凸顯個人色彩),不過,作為日本當前執政黨的代表性人物, 高達六百人的訪問團成員,即直接凸顯其無遠弗屆的影響力 永慶房屋,由於隨行的一百四十餘名民主黨議員,幾乎占其國會席次的半數,因此也有人戲稱他「帶著半個國會訪 問中共」。無論如何,一般認為此舉可能拉開日「中」關係邁向蜜月時代的序幕。   習近平訪日及其相關爭議   就在小澤一郎訪「中」四天後,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也啟程訪問日本;這顯然絕不是「純屬巧合」,而是代表中共希望打鐵趁熱,一舉拉近日「中」雙邊關係的戰 略安排。一九五三年出生的習近平是中共元老習仲勳之子,這讓他同時具有「太子黨」與「戰後派」的雙重象徵意義(在習近平、李克強、李?景觀設計蝦憿B薄熙來等預備在 十八大後上台的接班梯隊中,僅李克強不屬太子黨,至於戰後派更是當前中共政府與各行業的骨幹力量)。於此同時,由於他與福建關係密切,曾陸續擔任廈門市委 常委與副市長、福州市委書記與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福建省副省長與省長,對未來處理兩岸關係應具有關鍵影響力;更甚者,在二○○七年接任上海市委書記後,隨 即於二○○八年任國家副主席並全盤接手曾慶紅職權,既使其負責主管港澳事務,也成為中共「第五代接班人」;因此,他的出訪日本也備受國際關注。   基本上看來,習近平緊湊的日本之旅應該是 房屋買賣順利的,會見對象包括天皇、鳩山由紀夫首相、兩院議長等,也和執政的民主黨、社民黨與國民新黨,以及在野的自民黨 領袖逐一見面,一方面倡議日「中」兩國關係應放眼「後金融危機時代」的發展,大體上也獲得日本輿論的正面回應。只不過,由於鳩山內閣打破宮內廳關於會見天 皇需要一個月前敲定的慣例,引發媒體聚焦及右翼人士的反彈。   未來日「中」關係的機會與挑戰   對於習近平訪日期間所引發的爭議與討論,從某個角度看來,可說是反映出當前日本進行「平衡政策」的需求與不確定性。首先,自一九九○年代以來,日本輿論對 中共的?花蓮民宿蔆N比例便直線下滑,再加上「美日基軸」依舊居於該國目前對外關係的核心位置,想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本來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其次,儘管民主 黨在二○○九年大選中獲得決定性的勝利,正式同時取得參眾兩院的多數席次,但與權力同時而來的責任壓力,也讓執政內閣必須審慎以對,更何況小澤一郎仍深陷 在獻金風波當中,前途未卜。總的來說,日本政治本身的不確定性,也為日「中」關係埋下諸多變數。   儘管如此,在民主黨和鳩山由紀夫上台後,日本「親美入亞」的新戰略取向漸趨明顯,至於新內閣所謂「友愛外交」的總體理念,也不啻與中共倡議的 關鍵字行銷「和諧世界」 口號相互呼應,這些改變對提昇日「中」關係都大有助益。正是在前述背景下,中共既正面肯定鳩山的「東亞共同體」主張,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也在去年十一月首 次登上日本海上自衛隊的神盾級驅逐艦,從而深化了兩國軍事在安全領域上的互動,再加上兩國合編近代歷史教科書亦取得部分進展;可以這麼說,在兩國實力和國 際地位持續消長,以及國際經濟環境仍有待質變的需求下,至少就短期而言,日「中」關係應該還是會朝正面發展才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關鍵字排名  .
創作者介紹

台北微風當舖

rf62rfvq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